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性、爱、修罗场
性、爱、修罗场

0.  拯救、

当医生宣告我可以出院后,三位美女依约来到医院迎接我。
带头的娇小身形美女叫作小雪。她那白皙端正的脸庞配上水亮的大眼和樱桃小嘴,除了可爱,我找不到其他适合的形容。
今天她和那天的中性打扮完全不同;穿着白色的羽绒,配上浅紫色的短裙 和白色长袜。
在她身后的两人分别是小晨和小雨。
小晨穿着绯红色的毛衣,配着白色的短裙和黑色的丝袜。
她留着过肩的长髮,水亮的眼睛配上适中的瓜子面口。
看一眼就知道性格非常好,是那种乖巧女友型。
小雨戴着白色毛帽,穿着深紫色的外套和粉红色的薄毛衣,配着橘红色的短裙和棕色的丝袜。
她有着及肩的长髮,俏丽的面孔。
眉宇之间流露着爽朗的气息,给人一种阳光的印象。
如果不是被她们两人殴打过,实在是想像不到她们是暴力女。

住了八天医院,幸好在圣诞节当天早上就可以出院了,否则就要在医院过节了。
小雪一上来就紧张地问:「泷、泷,医生怎幺说啊?伤口都没问题吗?」
我打趣地说:「有小雪的关心,全部伤痛都没有了。」
在她身后的小晨和小雨马上露出本性,满脸杀气的。
我马上改口正经地回答:「呀、哈哈、医生说呢,刀伤的伤口癒合进度非常好,今早已经完成拆线。回家后好好休养就好了。」
说起刀伤,我回想起几天前的惊险打斗。
————————————————————
寒假的第一天夜里,闷得发慌的我买了宵夜就由便利商店回程。
在阴暗小巷里我看到衣衫褴褛的人双手抓着一个身穿连帽卫衣和牛仔裤的少年摇晃。
即使少年的脸孔隐藏到卫衣的帽子里,阴暗中还是可以看到他怕得发抖。
我一个箭步往那人的脸上猛力地揍了一拳。
不,应该说在我思考之前我的拳头已经陷入了他的脸。

可惜那一拳并没有吓跑他。
他只是退开几步就站稳了,马上拿出了小刀攻击我。
在他发狂的挥刀下,我已经被接连地划几刀。
幸好我身上的大衣又重又厚,伤口应该不深吧,大概。
贼人眼看我撑了这幺久都还是能闪能避,就改用双手握刀,咬牙切齿地向我冲刺过来。

我脑海中冒出了:「机会来了。」
我一个转身,小刀在我身体分毫之遥刷过。
漂亮的转身踢準确地命中贼人的后脑。强大的冲击令贼人头晕转向。
我第二脚接着命中刀柄,小刀马上脱手横向飞到墙上,再反弹掉在地上。

我的嘴角浮起了混杂了怒意和嘲弄的笑意。
我左手抓着贼人的衣领,右手一拳又一拳的打在他的面上。
他想开口求饶:「救...救...」
没等他说出来,我改用双手抓住他,用额头狠狠地撞在他的鼻子上。
一下、两下、三下...不数了...
总之我撞得他连求饶都开不了口。

我感觉到温暖的水份由我的额头流下,贼人应该满面是血了。
我在他的腹部补上一下重拳,然后任由他捲曲倒在地上。
我谨慎地在倒下的贼人身旁踢开小刀以防他再度发难。终于可以鬆一口气转身走向少年。
————————————————————
小晨把替换的衣服硬塞给我,我马上由回忆回到了现在。
小晨抿着嘴说:「虽然尺寸是猜的,但应该还可以的。」
「谢谢。」
虽然那只是普通unxxlo的白色长袖上衣和牛仔裤,但一猜就猜中尺码倒是非常窝心。
随着我更衣完成,小雨马上不耐烦地催促:「好了,好了,快点起程回去了。」
我没好气地回应:「知道了,知道了。」
小晨和小雨明明是来赔罪的,竟然还这样的态度,真是令人佩服。
于是我边走边想起被殴打的痛苦记忆。
————————————————————
打倒了贼人后,我走向少年。
阴暗的环境令我看不清少年的表情,但我感觉到他还是很害怕。
他突然在我面前晕倒,我连忙双手半拥抱地承接着无力倒下的他。

「好痛。」
刚刚打斗时都忘记了受伤的事。
现在拉动了受伤的位置,痛得我不禁叫出声来。
他的帽子自然地向后掉下来。
我顺势把他放到灯光下观察。
这里要更正一下,原来是个她呢。

闭合的双眼加上白皙的脸蛋,端正的脸庞配上樱桃小嘴和清爽的短髮,完全想不到是这幺可爱的女孩子。
我忍痛发力稍稍摇晃她娇小的身躯。
还来不及开口叫醒她,突然之间我的左边被同时地踢了两脚。
没错,是同时的两脚。我一个站不稳就跌坐在阴暗中。
背光的两个人影冲过来对我一阵暴打,应该说暴踢。

一把女声说:「你这个欺负小雪的变态!去死!去死!去死!」
我大叫:「打错人,打错人啦!」
另一把女声反驳:「明明就看到你快要下手了,还说打错人!?」
我本身已经受伤,现在还要倒在地上被围殴,根本别无他法,只能一边忍受一边继续辩解。
倒下的少女在吵闹之中醒过来。,
看到我被打,她连忙娇滴滴的叫道:「呀!停、停丫...」
可惜太迟了,我的头颈位置早已经被最少十多下强而有力的踢击命中。
我即使忍住强烈的晕眩感,也只能迷迷糊糊的勉强保持意识!
之后三位少女好像倾谈了什幺,又有一阵跑步声,不久之后就有警车和救护车来了。
「得救了。」
————————————————————
我明明救了人,为什幺还要被打啊...我到底是惹了谁?
事后小雪拚命地拜託我不要追究她们。
唉,美女拜託,实在不好拒绝。

想着想着,小雪已经招了车。
为免小晨和小雨进一步认为我对小雪有企图,我主动地坐在前座,三女就一起坐后座。
我简单地向司机说明了地址,三女一同地:「咦?」
我一脸疑惑地望向她们。
小雪不好意思地解释:「我、我们也是住在那边。」
「那就好了,可以省掉一程车费。」我随口回应。
三女倒也没有再说什幺。

车程经过了大学再到公寓,只用了十多分钟。
当我带着三位美女走向升降机大堂,三女各自露出不同的表情:害羞、不好意思和不耐烦。
我一边走进升降机一边把猜想说出来:「原来大家是住在同一栋公寓吗?」
她们随着我进入了升降机,然后小雪害羞地点了点头。
我伸手按下5楼的按钮,密封的空间内气氛明显停顿下来。
「是同一层吗?」
这次三女一起点头。
短短的一分钟后,我带着三女向我的单位506室走去。
在到达的一瞬间,我转身向小雪说:「我到了。」
在我眼前的是一边喊着很冻很冻一边开门走进505室的小晨和小雨...
她们竟然就住在小晴原来的家!?
错愕的我定在原地,面前的小雪则红着面低着头。
小雪以几乎听不到的声线说:「泷...今、今个圣诞夜我想和你一起过...」
我和小雪的关係就由这句邀请开始了。  

百站百胜: